神州租车(00699.HK)

神州租车(00699)暴跌后的这110天

时间:20-07-23 07:48    来源:智通财经

智通财经网

历时三个月十八天,由瑞幸咖啡(LK.US)自爆财务造假所引发的“神州系”大地震终于以一个看似圆满的结局落下帷幕。

7月20日时,神州租车(00699)(00699)发布公告表示,其两大股东神州优车、Amber

Gem(美国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华平投资子公司)已于当日和井冈山北汽签订股份买卖协议。若最终完成交割,北汽将持有神州租车至多28.91%的股份。

看似简单的一纸公告,背后却隐藏了这三个月以来的急迫曲折。神州优车多次于二级市场抛售神州租车股票,Amber

Gem由救援方转变为出售方,陆正耀离职,接手方由北汽变为上汽再转回北汽,这一系列的变动反映了“神州系”资本在紧迫时间下的艰难取舍。

即使有北汽接盘,但市场似乎并不买账,在公告发布翌日,神州租车股价逆势跌超8%。

一方博弈之后,究竟谁在这场“大地震”中笑到了最后?

神州租车暴跌成“神州系”资本动荡导火索

时间回到4月2日,瑞幸咖啡向SEC(美国证监委员会)发布公告称发现首席运营官刘剑财务造假,从2019年第二季度到2019年第四季度虚构交易金额高达22亿元。

该消息一经公布,瑞幸咖啡股价遭受重挫,盘中数次熔断,截至收盘时暴跌75.57%。市场的嗅觉极为灵敏,瑞幸出事后,瑞幸大股东陆正耀系下的神州租车遭受牵连。

4月3日,神州租车开盘暴跌,盘中一度跌至1.2港元每股,跌幅高达72.09%。大跌之下,神州租车反应迅速,盘中发布公告称自上午10时14分开始暂停公司股份买卖。而在暂停交易之时,其股份跌幅收窄至54.42%,报价1.96港元每股。

在停牌一天半之后,神州租车发布澄清公告表示,其并未持有瑞幸咖啡任何股份,双方之间也并未有任何商业交易。与此同时,该公告还表示,陆正耀虽然是瑞幸咖啡股东及主席,但其已于2016年4月开始辞任神州租车首席执行官并改任非执行董事,此后并未参与公司的日常管理。而被瑞幸咖啡举报为造假的刘剑,自2015年起已不再担任神州租车部门总监一职。且神州租车表示,其与金融机构的业务开展及运营保持正常。

在该公告发布后,让颇有猜忌的市场稍显心安,这使得神州租车股价在4月7日复牌时大幅反弹超34%。

就在神州租车“喘息”之际,一个更大的麻烦随之而来。4月9日早晨6点49分时,神州租车发布公告称,根据相关融资协议,若干神州优车贷款人要求神州优车于4月3日将神州租车的2.11%股份在二级市场中出售。

神州优车出售神州租车2.11%股份的背后,是因为神州优车将其持有神州租车的全部股份(29.76%)用于银行贷款的质押担保。而在质押股票暴跌后,只能被动减持了2.11%的神州租车股份。

由此可见,神州租车的暴跌,成为了“神州系”资本动荡的导火索。

老股东紧急出面“救火”

显然,在神州租车暴跌后,神州优车的质押担保已产生风险,面对这样的局面,要么金融机构强平质押担保的股票减少其损失,要么神州优车偿还银行贷款。强平方式肯定不是陆正耀想看到的,毕竟神州租车刚暴跌完,若再强平,其股价肯定会再经历一轮暴跌,偿还银行贷款成为了最优选择。

但此时的神州优车,其自身发展早已陷入泥潭,2019年度年报、以及2020年度一季报均延期至今仍未发布,最新的业绩是2019年上半年,而在该报告期内,神州优车收入腰斩,净亏损高达6.53亿元,流动资产与流动负债的比率仅1.14倍,资金周转相对困难。

为了偿还若干现有融资,神州优车选择了出售其持有的神州租车股份,可见其自身的财务状况并不理想,毕竟该等股份刚暴跌完,出售性价比较低,但神州优车已没有其他选择。

但对于接手方而言,这可是个“香饽饽”,至少对于Amber Gem应该如此。Amber

Gem早已是神州租车股东,其曾于2012年7月时对神州租车进行了2亿元的B轮融资,早前持有神州租车10.11%的股份,对于打了5折的资产,Amber

Gem也乐于接受。

至4月16日,神州租车发布公告称,股东神州优车与Amber Gem达成一项买卖协议。该协议分为两个部分,其一是Amber

Gem已于当日以2.3港元的价格向神州优车购入了约9861万股份;其二是Amber

Gem将以3.4港元的价格向神州优车购入约不超过2.64亿股神州租车的股份,总代价高达约1.16亿美元。此时,Amber

Gem已持有神州租车14.76%的股份,若第二部分交易能顺利达成,该比例则将上升至17.11%。

但第二部分交易迟迟未能达成,这导致神州优车在贷款人的要求下于5月11日再次在二级市场中抛售了10万股神州租车股份。至于该交易未能达成的原因,或许是因为神州租车的股价持续低迷,一直在2块左右徘徊,而协议中的收购价格为3.4港元每股。当然,也可能是新买家的出现让神州优车有了更多选择的余地。

一波三折最终或牵手北汽

6月1日时,神州租车发布公告称,Amber

Gem与神州优车关于第二部分股票购买交易的协议已经于5月31日终止;且神州优车已经和北汽集团订立了一份无法律约束的战略合作协议,根据该协议,北汽将向神州优车收购不多于约4.51亿股的神州租车股份,这相当于神州租车已发行股份的21.26%。

受此消息刺激,即使在5月31日刚公布一季度业绩,收入下滑近30%,期内由盈转亏约1.88亿人民币的情况下,神州租车股价仍大涨23.33%。

而至6月9日时,市场中此前流传的“为撇清神州租车与瑞幸咖啡的关系,陆正耀或将辞职”的消息得以证实。据公告显示,自2020年6月9日起,陆正耀辞任神州租车的董事会主席及非执行董事职务,并不在担任提名委员会的成员。陆正耀辞职公告发布翌日,神州租车股价大涨超10%。

虽然已经和北汽在商谈相关交易细节,但神州优车应贷款人要求,在6月23日又于二级市场中抛售了708.5万股神州租车股份。此次出售后,神州优车持有神州租车股份为20.92%。

但让人惊讶的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7月2日,神州租车发布公告称,神州优车已经和上汽香港签署了收购要约,在先决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上汽香港将以3.1港元每股的价格从神州优车手中收购神州租车不超过约4.43亿股的股份,总代价不超过13.72亿港元。

不过,前脚刚从神州优车处买入神州租车9861万股股份,后脚便欲出售股份的Amber Gem更让人意外。该公告表示,Amber

Gem也与上汽香港签订了收购要约,在满足先决条件下,上汽香港将以3.1港元每股的价格向Amber Gem收购神州租车不少于约1.7亿股股份。

就在市场认为“花落”上汽之时,神州优车却于7月21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调查通知书,直接点名其信披上违规。最终,上汽终止了该合作。

一波三折后,最终还是北汽以上汽谈拢的条件,欲在满足先决条件下从神州优车、Amber

Gem手中收购最多28.91%的神州租车股份,最终收购股份数目视实际收购情况而定。若该交易成功落实,北汽或将成为神州租车第二大股东。

但该消息公布后,神州租车股价两日却反跌超13%,让投资者一头雾水。

回头看,三个月十八天,神州优车多次于二级市场抛售神州租车股票,Amber

Gem由救援方转变为出售方,陆正耀离职,接手方由北汽变为上汽再转回北汽,一系列的变动都反映了“神州系”资本在神州租车暴跌后的急迫曲折。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大幅暴跌后,神州租车目前股价或已处于底部,随着陆正耀的离开,以及交易成功后北汽的强势入驻,神州租车或许能展现新的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