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租车(00699.HK)

“连环局”逐一拆解陆正耀彻底退出神州租车 神州优车能否独撑神州系

时间:20-07-21 20:54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连环局”逐一拆解陆正耀彻底退出神州租车(00699) 神州优车能否独撑神州系

一天之中,神州系掌门人陆正耀手中神州租车(0699.HK)股份的接盘方,再度从上汽更换为北汽。

神州租车宣布,神州优车与江西省井冈山北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后简称北汽投资)已于7月20日签订买卖协议。北汽投资将以13.72亿港元的价格收购神州优车所持的全部442,656,855股神州租车股份。就在同一天,神州优车也终止了与上汽香港此前的相关收购协议。

拿到13.72亿港元后,陆正耀将完全退出被外界认为是神州系内最容易变现的租车业务。神州租车、瑞幸咖啡和神州优车原本是陆正耀在香港、美国、内地三地股市布下的连环局。但随着瑞幸咖啡在美退市,神州租车所持股份被出清,正在被中国证监会调查的神州优车(838006.OC),还能否扛起神州系的资本大旗?

北汽接盘

如果成功,北汽投资将通过收购神州优车和Amber Gem手中的神州租车股份,成为神州租车持股28.91%的最大股东。其中,神州优车目前持有20.87%的神州租车股份。

相对神州租车目前的股价,上汽和北汽均给出每股3.1港元的价格还是略高。7月21日神州租车复牌。截至《华夏时报》记者发稿,神州租车2.63港元的股价跌幅超过10%。但在瑞幸咖啡造假风波前,神州租车股价近三年则多在6-7港元区间徘徊。

相同的出价意味着上汽香港和神州优车并不是价格没有谈拢。7月20日,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在临时股东大会上称,上汽终止交易主要是关于神州租车未来运营双方未达成一致,“我们收购一家公司不是只讲收购,更重要的是收购后的运营。”

但上汽香港在北汽前头“插一杠子”的时候,似乎并没有想那么多。

5月31日,神州优车与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后简称北汽集团)签订协议,后者拟从前者手中收购不多于21.26%的神州租车股份。这份不具有法律效力,也没有宣布收购价格等任何细节的协议,让神州租车官宣当天股价大涨。但一个月后,收购的主角之一突然换成上汽香港,并且给出了3.1港元的定价。这显然比北汽更进一步,但与上汽香港的协议在持续20天后无疾而终。

最后出手的还是北汽。公告显示北汽集团在北汽投资中持股40%,为第一大股东。7月21日,接近神州优车的知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神州优车与北汽这回的收购协议基本板上钉钉,只等董事会和股东大会的后续批准。

有资深互联网汽车行业人士认为,上汽的退出与其注重经营指标的设定和达成相关,他同时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北汽再度出手接盘神州租车除了看中神州系的租赁业务外,双方还是旧有的合作存在利益共同体。“其实神州的品牌力还在,归北汽后由主机厂自持可以消化自己的库存,也多一个画饼的题目”。

钱用何处

神州优车宣布,本次转让股份所得的13.72亿港元将优先用于偿还公司相应的股份质押借款。

今年4月,神州优车回复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二次问询函中称,“由于瑞幸咖啡事件的负面影响,已经出现金融机构和供应商挤兑苗头,公司正在积极与各方进行沟通,尽量减小负面影响,努力维护正常资金合作,具体债务偿还正在逐项安排。但若挤兑情况发生,将对公司现金流造成极大压力,甚至影响正常的持续经营。”而在今年4月16日宣布将部分神州租车股份转让给神州租车另一股东Amber Gem时也称,转让资金将用于偿还神州优车的若干现有融资。

一方面是去年半年报中,除了披露合计负债约55亿元外,神州优车持有的神州租车股票被全部质押。

截至去年年中,神州优车处于质押状态的神州租车股票账面价值为38.9亿元,占其总资产的24.46%,用途是借款质押担保。这些股份已经被神州优车陆续减持卖出,而卖出的前提条件之一是解除质押。

另一方面,神州优车的股份也在被股东质押。

公告显示,今年6月,神州优车股东Golden Ares Limited分别向北汽福田和北京银行中关村科技园区支行质押了两笔股份,用以为第三方以及神州优车和控股子公司的债务提供担保。神州优车2019半年报显示,第三大股东Golden Ares Limited是陆正耀的一致行动人。 其控制人Pau Hak Kan系陆正耀姐姐Wong Sun Ying的配偶。而Golden Ares Limited持有的全部6.62%的神州优车股份已经被全部质押。

需要提及的是,还钱之后,对于神州系的一个更艰巨的考验是,随着后续相继离开美股和港股,神州系只剩下神州优车一个A股融资平台。有业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港股资金流向比较全球化,流动性较好,而新三板股票的交易量则相对较小。需要提及的是,今年4月陆正耀持有的全部10.05%神州优车股份已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

而在7月20日,神州优车还宣布,其于7月16日接获通知,证监会已就怀疑其违反讯息披露法律法规对之展开调查。而神州优车拟采取的应对措施是全力配合并按照监管要求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神州优车方面没有透露其具体的违反原因。但需要提及的是,截至目前神州优车尚未公布2019年年报,并将之归因于受新冠病毒疫情影响。

但从2019年半年报来看,当期神州优车营收19.19亿元,同比下滑近五成,毛利率为-2.39%。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05亿元。这份半年报已经不能准确描述神州优车当下的经营状况。但神州优车迟迟未能披露的财报又会给外界多少惊喜?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