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租车(00699.HK)

上汽终止竞购北汽接盘 神州租车一天两反转

时间:20-07-21 12:48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上汽终止竞购北汽接盘 神州租车(00699)一天两反转

7月20日,神州租车竞购案在一天之内出现了两次反转。20日中午,上汽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汽车香港投资有限公司与神州优车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在后续股权转让谈判过程中,出现影响交易达成的新情况,交易双方未能在计划时间内就交割先决条件达成一致,为保护公司利益,上汽香港决定终止该项交易。随后,神州优车宣布,为优化公司债务结构,向北汽转让其所持神州租车所有股份。

神州优车公告中称,公司拟以每股3.1港币的价格,向江西省井冈山北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或其指定第三方,转让其所持参股公司神州租车有限公司的不超过44265万股股份。转让对价最多为13.72亿元,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将不再持有神州租车股份,北汽将持有神州租车股份约20.87%,成为前者的第一大股东。

早在今年4月,北汽集团与神州优车集团还联合宣布,双方将通过车辆采购、汽车新零售、技术合作、大数据以及金融服务等方式达成全面战略合作。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江西省井冈山北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为北汽集团旗下子公司,其中北京汽车集团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40%,江西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和久沐瑞源(北京)投资有限公司分别持股30%。(数据引用天眼查)

事实上,北汽并不是到了2020年7月20日才透露出相关收购意向。

在神州系出现动荡之后,北汽集团明显是早于上汽集团透露了收购神州租车的意向,2020年5月31日,神州优车曾与北汽集团订立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根据协议,北汽集团将收购神州租车不多于 4.51亿股股票,相当于该公司于该公告日期已发行股本总额约21.26%。

同期,神州租车在公告中特别提示,这份战略合作协议在性质上并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不能保证会订立正式协议。

此后,上汽集团在今年7月2日半路杀出,并与神州优车签署《收购要约》。7月2日双方的要约显示,上汽香港拟以每股3.10港币的价格以现金出资方式收购神州优车及Amber Gem所持有的神州租车有限公司不超过6.13亿股股份。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汽车香港投资有限公司是上汽集团在中国香港注册成立的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为29690万美元,主要从事境外投融资等业务。

神州租车于2014年4月25日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主要为中国客户提供租车服务。根据神州租车2020年一季度报显示,一季度其总收入为人民币13.25亿元,同比减少28.3%。经调整息税前利润(EBITDA)为5.47亿元,去年同期则为9.58亿元。2019年,其净利润仅为3000万元人民币,同比下降幅度高达90%左右。

在北汽之前,神州租车的股东Amber Gem也曾表现出收购意向,计划分两批收购神州租车17.11%的股份。然而,这项收购计划也最终流产。公开资料显示,Amber Gem是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华平投资的子公司,而华平则是神州租车的老股东,早在2012年就曾向神州租车进行2亿美元的股权投资。

业内人士指出,之所以神州会被几家车企看重,与此前神州租车作为汽车租赁平台,为车企消化库存的作用有相当关系。从神州接手宝沃后可以看出,原本业绩不佳的宝沃汽车曾销量猛涨,当年上半年增长了30%。

“其实,当年宝沃的大部分销量都是神州租车贡献的,他们买来作汽车租赁服务的,神州优车通过汽车租赁推出0首付、深度试驾、90天无理由退换车等服务来吸引消费者。”上述人士表示。

7月20日,就在外界普遍认为神州租车即将被上汽集团收入囊中时,后者突然宣布终止收购。在20日上汽集团举行的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在回复股东提问时表示,交易双方原本计划在7月11日前后达成股权转让协议,但在谈判过程中,出现一些新情况,一些交割先决条件未能达成一致,主要是关于神州租车未来运营方面。

而除了上汽方面公开表述的原因,需要注意的是,在上汽集团宣布加入对于神州租车的竞购后,神州租车方面的公告一直提及,神州优车与北汽集团的合作细节和条款仍在磋商当中。业内人士分析,神州方面一直是北/上两张牌交替出牌,可能也引起了相关竞购方股东的注意。

“我们收购一家公司不是只讲收购,更重要的是首购后的运营,本着对公司及股东利益负责人的态度,我们及时终止了这次交易。”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表示。

上汽集团还表示,因正式协议尚未签署,本次交易的终止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和发展造成影响。

目前,上汽在网约车、租车、分时租赁等领域已有布局,此前曾推出环球车享、享道出行等品牌,但目前运营范围仍囿于上海一地。而北汽方面曾于2017年成立出行服务平台华夏出行,随后在北京推出分时租赁品牌摩范出行。但运营规模和运营范围如上汽一样,都受到了地域限制影响。

下一步,神州租车最终的竞购局将有怎样的变化,同时,针对2020年后新能源造车,运营潮的首次洗牌,各家车企是否会对各大出行公司在该领域的缩水资产继续进行标的性收购,目前仍有待观察。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